富士莱主板IPO被否时隔两年转战创业板 实控人认定、毛利率波动大等能否说清?

11月12日,资本邦获悉,苏州富士莱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士莱)的创业板IPO已于11月11日获深交所受理,东方证券担任其保荐机构。

富士莱主要从事医药中间体、原料药以及保健品原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硫辛酸系列、磷脂酰胆碱系列、肌肽系列等三大系列产品。公司自设立以来,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

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至2020上半年,实现营收分别为:3.75亿元、3.75亿元、4.52亿元、2.61亿元;实现同期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分别为:7736.08万元、9326.85万元、1.46亿元、9006.14万元。

钱祥云直接持有公司0.24%的股份,通过富士莱发展控制公司80.29%的股份,合计控制公司80.53%的表决权,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报告期内,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

2018年、2019年发行人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孰低)分别为9305.41万元、1.43亿元,满足《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之“第三章发行条件、上市条件的审核”之“第二十二条”之“(一)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的要求。

富士莱本次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2292万股,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7亿元,扣除发行费用的净额将全部投资于:年产720吨医药中间体及原料药扩建项目、研发中心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关注的是,富士莱是一只新三板摘牌股,公司于2015年10月9日挂牌新三板,2019年3月1日终止挂牌。不仅如此,早在2018年12月份,就递交过一次主板IPO,可惜没有顺利过会。在当时的发审会中,证监会关注到富士莱股权代持、实控人认定的合理性、股权稳定性、同业竞争、毛利率波动较大等被关注。

证监会关注到富士莱的为富士莱化工厂于美国日欣共同出资设立,2011年4月富士莱实控人钱祥云代美国日欣签署了相关文件,解除了代持关系。对此,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其股份代持的原因,双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以及企业性质变更时,是否存在被税务主管部门追缴于中外合资企业阶段享有的税收优惠、被追加行政处罚的可能。

此外,富士莱还存在产品结构单一、依赖海外营收、依赖经销商等问题。根据彼时招股书显示,富士莱2015年至2018上半年主要产品硫辛酸系列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78.37%、66.83%、67.75%、73.35%,公司产品结构较为单一;富士莱营业收入的70.78%、53.15%、55.64%和72.54%为经销方式;产品出口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73.83%、69.79%、76.88%、73.46%,出口销售为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其产品主要出口到美国、欧洲及亚洲部分国家。

对此,彼时的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经销商销售模式的必要性,是否符合行业惯例;主要经销商对外销售和回款、退换货、终端销售及期末存货情况;境外销售与海关报关数据、出口退税金额等是否相匹配;报告期各期直销占比大幅波动的原因及合理性,2018年1-6月直销收入大幅下降而经销收入占比提高的原因及合理性,如何应对直销客户变动风险等。

而今,富士莱“卷土重来”,再次IPO是否解决了此前监管层关注的疑问点呢?从公司此次披露的风险因素里,对比看下,此次登陆创业板,富士莱表示存在以下这些风险:

一、主要产品集中风险

报告期内,公司2017年至2020上半年硫辛酸系列产品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49%、77.41%、75.44%、72.61%,占比较高,对公司营业收入和毛利贡献较大,公司存在主要产品集中的风险。如果下游市场环境变化或技术更新发生不利于硫辛酸系列产品的重大变化,将对公司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

二、贸易商销售风险

报告期内公司对贸易商的销售占比分别为56.28%、71.16%、65.01%、62.61%,占比较高。通过贸易商销售是目前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及保健品原料生产厂商普遍采用的销售模式。

因医药、保健品原料具有较强人身安全属性,终端厂商对原料供应商产品品质及稳定供货能力具有较高的要求,贸易商采购原料一般需以终端厂商的认可为前提。建立合作关系时,终端厂商一般会与贸易商一同对原料生产商进行实地考察与质量审计,并对原料进行试用,当原料符合质量标准时,终端厂商才会通过贸易商进行采购。合作关系确定后,终端厂商一般不会轻易更换原料供应商。但过多通过贸易商销售,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对终端客户的深入了解,使自身缺乏对客户关系进行必要的直接维护。未来如果公司与贸易商或贸易商与终端厂家的合作关系发生恶化,将会对公司的销售产生负面影响。

三、国际贸易环境相关的风险

报告期内,公司产品主要出口至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以及印度、埃及等新兴发展中国家,公司出口业务受到国际贸易环境变化的影响。

2019年5月10日,美国政府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公司的主要产品硫辛酸系列不在上述清单之列,但磷脂酰胆碱系列、肌肽系列在上述2,000亿商品加征清单之列。报告期内,公司对美国出口总额分别为5983.92万元、7822.65万元、7291.52万元、3719.27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16.11%、21.01%、16.36%、14.52%,其中磷脂酰胆碱系列、肌肽系列销售金额合计分别为1893.86万元、1,545.30万元、1076.17万元、340.28万元,占比分别为5.10%、4.15%、2.41%、1.33%。公司被加征关税的相关产品对美销售收入占比较小,中美贸易摩擦尚未对公司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但如果未来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激化,公司主要产品均被加征关税或者公司其他主要出口国或地区的贸易规定、关税水平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将可能对公司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

四、主要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

报告期内,公司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56.36%、55.22%、53.75%、57.10%,占比较高,原材料价格的波动对主营业务毛利率的影响较大。公司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基础化工原料,总体市场供应充足,价格主要受市场供需关系影响。公司与上游供应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报告期内公司原材料储备量处于稳定且较低的水平。如果未来主要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公司将面临较大的成本上升压力,主营业务毛利率存在下降风险。

五、新产品和新工艺开发风险

公司持续保持新产品新工艺的开发,一方面寻求现有产品的技术创新,不断进行工艺改进,降本增效;另一方面则推进新产品的研发工作,逐步拓展产品的类别和范围。医药行业新产品和新工艺的开发具有技术难度大、前期投资高、审批周期长的特点。如果新产品和新工艺未能研发成功或者最终未能通过注册审批,则可能导致产品开发失败,从而对公司未来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业金融学习网 » 富士莱主板IPO被否时隔两年转战创业板 实控人认定、毛利率波动大等能否说清?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