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亿,溢价2819.13%,罗永浩的直播公司真要被收购了

成立仅半年时间,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的重要运营主体就要被高溢价收购了。

2020年11月8日,A股上市公司尚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48.28万元现金收购星空野望40.27%股权,溢价率为2819.13%。

事实上,早在2020年10月27日,尚纬股份披露了《尚纬股份有限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星空野望现有股东所持35%-51%股权,以谋求星空野望控制权。申请停牌时,交易双方初步沟通标的公司估值为15-18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星空野望于2020年4月成立,是一家直播电商业务提供商。星空野望直播电商等业务主要通过“抖音”平台开展,与罗永浩、戚薇、李诞、胡海泉等艺人有合作关系,其中对罗永浩存在较高的业务依赖。

投中网经查询发现,罗永浩在抖音直播的认证为“交个朋友科技首席推荐官”。其中,“交个朋友”为成都交个朋友科技有限公司,而该公司正是由星空野望100%控股,为星空野望旗下全资子公司,

换言之,虽然罗永浩本人未直接持有星空野望股份,但两者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番资产交易披露之前,即2020年8月,星空野望还新增了两名投资方,分别为浅石创投与峰瑞资本。

另外,值得玩味的是,此次交易的收购方即尚纬股份,是一家主要从事电缆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与电商直播等似乎无任何交集,属于跨行业收购。

当然,这也并不影响其蹭上电商直播概念后公司股价迅速起飞的“市场铁律”。2020年11月9日,尚纬股份开盘涨停。

溢价2819.13%,罗永浩直播业务要来A股了?

在这场跨行业收购案中,标的公司“星空野望”被给予了超高的溢价。

根据公告披露,目前审计及评估工作尚未完成。截至2020年9月30日,星空野望净资产为5192.48万元,公司拟以5.89亿元收购标的公司40.27%的股权,溢价率为2819.13%。

具体来看,标的公司股东李钧、罗永秀以标的公司100%股权预估值不高于15亿元向上市公司分别转让其持有的标的公司18.1857%、17.2286%股权;深圳小野、天津梅薇、浅石投资以星空野望100%股权预估值不高于12亿元向上市公司分别转让其持有的星空野望1.5%、0.57%、2.7857%的股权,根据上述预估值,本次现金购买对价暂定为不超过5.89亿元。

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上市公司成为标的公司第一大股东并实际控制标的公司,标的公司成为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

这意味着,一旦交易达成,星空野望或将实现曲线上市。尚纬股份也在公告中表示,通过本次交易,星空野望将获得A股融资平台,未来将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为业务开展提供有力支撑,并将进一步提升自身品牌影响力;资本市场的并购整合能力也将为星空野望后续扩大业务规模提供持续、强劲的推动力。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资料显示,星空野望的法定代表人与第一大股东均为黄贺,后者持股前者股份达61.26%。黄贺的身份则为交个朋友总经理&执行董事,前锤子科技产品总监,同时也是罗永浩的直播搭档。

那么,尚纬股份披露的公告中,此次交易对手为何未涉及黄贺?星空野望公司股东李钧、罗永秀又是何种身份?

根据交易公告,李钧最近三年的任职单位为天津花生好车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持股星空野望18.1857%股权;罗永秀与罗永浩则系兄弟关系,持股星空野望17.2286%的股权。

而李钧、罗永秀分别持有星空野望的股份均由黄贺代持。截至公告出具日,各方已签署股权代持解除协议。

如此,罗永浩与星空野望的密切关系进一步显现。而且,星空野望的注册地为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东三环路二段航天路6号,这与罗永浩担任大股东的锤子科技(成都)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完全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星空野望在被赋予高溢价的同时,也做出了高额的业绩承诺。根据交易公告,星空野望的业绩承诺为2020年度、2021年度、2022年度、2023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1.13亿元、1.5亿元、2亿元,合计不低于5.23亿元。

兄弟套现1.8亿,罗永浩还债速度或将更进一步

根据交易公告,此次交易方案,拟采用支付现金的方式。按照交易估值与对价,罗永浩的兄弟罗永秀将直接进账2.58亿元。

与此同时,龙泉浅秀也需拿出1.7亿购买李广元5%的股份。按照股权比例,罗永秀承担44.8%的出资,即0.7616亿元。最终,罗永秀或将套现约1.8亿元。

这似乎间接预示着,罗永浩离还清债务不远了。

犹记得,在此前《脱口秀大会》总决赛上,罗永浩曾向外界透露:欠的6亿已经还了快4亿,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未来一年,应该就差不多还完了。如今看来,罗永浩还清剩下的2亿债务也只是分分钟的“小事”。

如此惊人的还债速度,不得不让人感叹:直播带货真是赚钱。

事实上,罗永浩也曾直言直播带货比卖手机过瘾。他曾表示,“直播一晚上的销售额‘动不动就是两三千万’,利润都有百分之十几。”

据悉,罗永浩直播带货首秀当天,一开播就拿下抖音小时榜第一名,首秀3个小时总支付交易额已经超过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

而从交易公告披露的业绩来看,星空野望的营收能力的确强悍。报告期内,星空野望的直播电商业务主要通过“抖音”平台开展。2020年4月15日至2020年9月30日,星空野望实现营业收入3.69亿元,净利润3993.66万元。

其中,星空野望的业务对罗永浩存在较高的依赖。交易公告显示,2020年9月前,星空野望仅与罗永浩建立了正式的合作关系;2020年10月起,星空野望陆续与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艺人主播建立合作关系,并逐步建立完善合作艺人矩阵。

不过,目前来看,罗永浩依然为星空野望重要重要主播之一,对公司业务开展具有重要影响。交易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0月31日,上述主播中,罗永浩的“抖音”平台粉丝数量最多,为1432.9万。按照粉丝数量排名,接下来依次为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

当然,过于依赖单一主播在另一方面也较容易引起平台长期发展的不可控。尚纬股份在交易公告中也坦诚,如若未来罗永浩先生因其个人形象、名誉等受损而影响其为标的公司提供直播和整合营销等服务,可能对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的经营带来较大不利影响。

3亿人凌晨蹲直播,上市公司也来搭“网红”风口

2020年双十一,数亿“打工人”秒变“尾款人”,熬夜向购物车发起了攻势。

这一切,都离不开电商直播这一新型带货方式。

据悉,在双十一预热直播中,凌晨一点半,薇娅和李佳琦直播观看人数分别高达1.3亿、1.5亿。也就是说,有近3亿人半夜不睡觉,就为了花钱蹲直播。

开源证券就提到,2020年“双十一”不仅开拓“双预售”的模式,拉长消费时间,同时直播电商在2019年“双十一”成功试水后,2020年有望展现“群雄逐鹿”的场面,各平台均推出多样化的玩法吸引消费者购物。

而电商直播的风口也逐渐蔓延至上市公司。

早前,据wind数据,沪深两市涉及网红经济概念股共有25只,在这25只相关概念股中,有24只个股股价实现上涨,占比96%。

在网红概念股的热潮下,不少上市公司都开始寻求“电商直播”这一新业态,以构建业绩增长的引擎,“直播概念”也因此成为了A股中“网红”。

2020年1月,A股上市公司新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李佳琦所在经纪公司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随后连续四天,新文化的股价一字涨停,市值累计上涨近20亿。

2020年5月,梦洁股份即与薇娅所在的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正式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此消息一出,梦洁股份的股价一路攀升,期间出现了8个涨停。

或许是看到了“上市公司 电商主播”的造富故事,如今,尚纬股份也搭上了“头部主播”的列车。

公开资料显示,尚纬股份成立于2003年7月,是行业领先的高端特种电缆全面解决方案提供商。公司旗下拥有安徽尚纬电缆有限公司、尚纬销售有限公司,以及四川尚纬艾克电缆有限公司、上海冉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南京艾格慧元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峰纬搏时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6家子公司。

2012年05月07日,尚纬股份登陆中小板。近年来,尚纬股份业绩也曾出现下滑,自2018年恢复至上市水平。根据2020年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实现营收16.13亿元,同比增长13.3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99.61万元,同比减少51.47%。

不过,由于此番交易为跨行业收购,尚纬股份发布交易公告后,上交所随即下发了问询函:即要求尚纬股份披露与星空野望在业务、产品、市场、渠道、上下游等方面是否具有协同性以及因尚纬股份未曾从事过直播电商相关业务,要求说明尚纬股份能否真正实现对标的公司的控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业金融学习网 » 5.89亿,溢价2819.13%,罗永浩的直播公司真要被收购了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