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亿投资收购1.95亿挂牌!莎普爱思称“割肉”亏损资产以提升业绩

华夏时报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2015年莎普爱思买入强身药业花了3.46亿,加上投产新建项目,共募资4.8亿余元。5年间一进一出,莎普爱思无疑是亏本大甩卖。

自从2017年被自媒体质疑眼药水而引发风暴后,“明星”上市公司莎普爱思就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同时受到眼药水事件影响,莎普爱思业绩开始走下坡路。原实控人陈德康今年上半年将实控权转让给了第二大股东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养和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谊和医疗”),养和投资的实控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成为莎普爱思实控人。

“此举是为了剥离不良资产,提升盈利能力,持续优化资产结构,聚焦优势业务。”莎普爱思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唯一资本运作成败笔

挂牌的强身药业,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1.818亿,经营范围包括各类药剂、口服液等等。而并购强身药业是莎普爱思2014年上市后的惟一一次资本运作。

2015年11月12日,莎普爱思与吉林省东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刘宪彬就强身药业签订了《附生效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莎普爱思以3.46亿收购强身药业100%股权。除了买资产的费用,莎普爱思还向强身药业投产建设了中药提取生产车间和仓库项目和酒剂生产车间项目,合计4.8亿,这笔投资,莎普爱思通过定增募得。

但这笔买卖并没有给莎普爱思带来多少利润增长点,反倒还成为拖累。强身药业2019年-2020年8月审计报告显示,2019年营收1000余万,净利润亏损4360余万;2020年1-8月,营收730余万,净利润亏损2640余万。

莎普爱思在转让公告中披露,截至2020年8月31日,强身药业资产总额约2.53亿,负债总额近8450万,现金流亏近566万。最后根据评估基准日2020年8月31日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评估,强身药业估值约1.95亿。

再看莎普爱思近年来的业绩,因为强身药业没有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莎普爱思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出现首亏,扣非净利亏损约1.56亿。2019年营收约0.68亿,扣非净利亏损3870万。2020年三季报披露,营收约2.4亿,扣非净利亏损6200余万。

挂牌公告披露,强身药业除了1.95亿的挂牌价外,接盘方还要承担强身药业对莎普爱思的债务合计7667.14万元。有投资者甚至在上证e互动上发问,原股东收购强身药业看来是决策失误,是形成2018年巨亏原因之一,该资产何时能剥离上市公司。

“虽然明显是亏损,但是通过挂牌回流1个多亿的现金,同时拿回7000多万的债务,对莎普爱思的业绩来说,补血是立竿见影的。”医药行业观察人士、医药专业媒体药闻社主编张亮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莎普爱思新实控人的操作思路还是正确的。

莎普爱思对此举也明确表示,是为了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资产盈利能力和增强持续发展能力。同时根据后续生产经营需要,本次出售资产所获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对外投资等用途。

“新老板”资本运作瞄向妇幼医院

“你仔细看(莎普爱思)新实控人进来后的几次操作,‘莆田系’不再是我们以前认为的电线杆上贴广告的游击队了,他们已经形成正规、清晰的资本运作路线,是资本市场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了。”张亮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

10月20日,莎普爱思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决议,以5.02亿现金收购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下称“泰州医院”)100%股权,这是林氏兄弟入主莎普爱思后首次大手笔关联交易,因为林氏兄弟同时也是泰州医院的实控人。

根据莎普爱思披露的信息,作为民营医院的泰州医院,目前是二级甲等专科医院,2020年5月9 日挂牌成为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南通大学始建于1912年,前身是近代著名实业家、教育家张謇先生创办的私立南通医学专门学校和南通纺织专门学校。

莎普爱思的这笔收购也引来浙江证监局和上交所的问询。“4.16亿买来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接着又5个多亿的现金打回给实控人买进一个资产,实现了民营医院的借壳,又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张亮认为,莎普爱思新实控人的操作,在民营医院上市难的大环境下,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路,资产证券化。紧接着又剥离强身药业,明显是新实控人把主业从制药转向医院,下一步医院或将成为投资的重点。

有券商人士向《华夏时报》分析认为,莎普爱思在公告中表示“由于有关自媒体的报道,对莎普爱思的品牌美誉度产生负面影响,相关市场推广计划未能按原计划实施,导致中成药产品销售量大幅下降” 再从购进医院、剥离强身药业这样的不良资产来看,莎普爱思的战略就比较清晰了,即逐渐淡出中成药,进军眼科和妇幼医院领域,从药企变身为医疗服务行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业金融学习网 » 4.8亿投资收购1.95亿挂牌!莎普爱思称“割肉”亏损资产以提升业绩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