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发展电子货币也要求同存异,零售支付是基础环节

在“一带一路”的引领下,今年中国-东盟金融合作与人民币国际化更进一步,在后疫情时代,中国与东盟各国在跨境贸易、跨境金融以及服务面临新的机遇,推动跨境结算、资金融通的创新可以提升跨境贸易便利以及维护金融稳定。

11月23日-24日,2020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正式开幕。该峰会由中国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家万会管理局新贸易与工业部、新加坡管理金融局和重庆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重庆市政府副市长李波在主持开幕式时表示:“今年是中国和新加坡建交30周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10周年,也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实施5周年,五年来中新金融合作,重点创新项目有利推进,跨境通融服务更加便利,交流合作实现常态化。”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方首席代表周小川在开幕会致辞时着重探讨了国与国之间数字货币贸易以及电子支付的发展。周小川表示,当前在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数字经济受到重视得以发展,网上授课、在家办公等风行,零售支付时现钞使用也在减少,这就形成了大力发展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好时机。中国和新加坡之间,各项金融合作历来积极、顺畅,不断结出硕果,在支付领域也一直保持密切沟通,互联互通。

零售支付是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的基础环节

“中新两国之间在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之间的合作,首先应该聚焦于零售支付系统。在零售支付系统中采用新技术可以提高效率,而且安全有效。世界各国在讨论数字货币的时候,侧重点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侧重国际贸易支付,有的人侧重金融市场结算和支付,有的人侧重跨境汇款。”周小川强调,我个人看法是要注重于零售支付,包括了在本国支付以及诸如在国外旅游、购物等跨境支付,也就是经常项目的支付。

周小川表示,在国际贸易、金融市场以及汇款等方面,也会随着技术的发展有更新换代的需求,但是不如零售系统目前的升级换代需求迫切。零售系统是跨境交易最基础的合作点。他强调,如果跨国汇款很方便,但是落地之后使用人不能够用手中的货币直接零售支付,需要去兑换旅游目的地的货币,又得涉及到如汇率、外汇管理以及反洗钱等要求,这样便利性不能得到真正提高。

周小川举例提到,Facebook的Libra最开始的就是跨境支付,为解决在不同国家面临的外汇政策、反洗钱政策的麻烦以及因涉及到币种和汇率的问题不能便捷的零售支付,最初Libra试图以一揽子支付但面临着许多难以突破的问题。实际上跨国汇款、跨境贸易的一些障碍并不在技术方面,更多的取决于政策协调,能否为其提供方便性。

对于电子货币支付的发展,周小川创新性地提到发展电子货币支付也要求同存异。他指出,电子货币支付的发展不仅要看到本国或者两国之间的发展条件,中新之间的合作更要把目光瞄准到整个东盟地区甚至东亚地区。很多国家担心在支付数字化的过程中是否会影响到各个国家的货币主权美元化或者人民币化。各国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不同国家宏观经济条件和债务水平不一样,因此要避免初始的时候强制推行某一种货币的情况,而是要尊重各个国家不同情况。

大国与小国的电子货币发展异同

从长远来讲,未来世界是否会有世界性的电子货币还很难说,周小川强调,当下可以以兑换为基础,在各个国家电子支付数字化基础上增强互联互通的方便性和效率,同时支持各个国家的货币主权。目前从全球情况来看,在电子支付数字化的过程中,大国和小国面临的挑战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对于小的国家来说,有利条件是大胆进行新技术尝试,如果发现不是最优,可以进行升级换代或者更改方案,时间成本不会太高。但是对于大国如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这样的国家,方案需要进行调整的话,需要很高的时间成本以及风险。他提议,特别希望规模比较小的国家大胆尝试为世界提供其实验和推广的结果。

周小川继续指出,对于大国来说,可以容得下各种不同方案的实验,就如同中国发展自由贸易区,有21个自由贸易区,其中所采用的自由贸易政策的侧重点是不同的。从不同的实验结果中寻找好的经验,通过竞争最优贸易区,最终对全国示范并做推广。新加坡有条件比较快地推出方案与进行实验,也为我们提供了经验。

中国有若干个初步论证可行的方案正在进行试点。不久前,国际清算银行和7国集团发表了关于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报告,初步归纳了前段时间各种尝试的进展,作了一些有益的归纳。

周小川称,在技术更新换代比较快的时候,发展的规划要注意动态演变,也得跟上更新换代,以及对不断试错的包容。“中国在这种考虑的情况下开设了DCEP的试点,我个人也是一个外部观察者。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同时,我也特别注意到了不要出现脱媒,并支持双层结构,让第二层机构能够发挥更大的积极性主动性。”他说,CBDC存在着不同路径和风险,在贸易支付方面,并不是当前所需要关注的重点

数字资产交易存在着各种不确定性和风险,要注意把这方面的交易和电子支付进行区分,金融市场的交易涉及到比较复杂的政策安排和基础设施,可以在下一步研发推进时更加关注。

周小川总结表示,中新在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合作,是要在中国和东盟、东亚范畴以及未来在这个基础上扩大的范畴。在政策管理和法律上各有差距的情况下提出适应性比较强的方案,能够发挥各个国家的积极性,我相信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的开发和试点也能够对人类的公共健康以及应对疫情起到很好的作用。

今年是中新建交30周年,也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实施5周年。近年来,中新两国的关系稳定发展,新加坡是最早支持“一带一路”的国家,重庆是中国西南重镇,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周小川展望,通过严格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高起点”“高水平”创新型的指示要求,深化互联互通下的金融合作,支付体系数字化合作,重庆必然能够利用好自己独特的区位优势,形成带动西部和东盟面对面金融开放、合作的新格局。(华夏时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业金融学习网 » 周小川:发展电子货币也要求同存异,零售支付是基础环节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