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视角看债】发债主体三季报透露哪些信号?

截至2020年11月19日,已发布2020年三季报的信用债发行人共2184家,以此为样本,我们从盈利、现金流和偿债能力三个角度出发,探讨三季报透露的发债主体最新情况,并对行业利差的近期走势进行分析。

盈利:规模承压、行业分化、民企更优。2020年前三季度,发债主体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呈负值,分别为-1.3%和-12.3%,下滑明显,同时销售净利率同比有所下降,且非经常性损益占利润比重上升,收益质量同步下降。分行业看,多数行业承压明显,营收与净利负增长,其中休闲服务、家电、纺织服饰等行业营收和净利大幅下滑,但农业、传媒行业表现不俗;分性质看,中央国企和地方国企营收和净利承压明显,增速下滑,民企营收增速有所下跌但净利增速达15.5%,且民企毛利率和销售净利率均高于国企,经营效率有相对优势。

现金流:造血普遍弱化,投融资较为活跃。2020年前三季度,发债主体经营净现金增速同比下跌13.3%,造血能力大幅降低,且盈利现金比率也明显下降,获现能力弱化,筹资净现金流入同比增长323.2%,输血受到保障,投资行为较为活跃,投资现金净流出同比增长10%。分行业看,行业现金流状况各异,但多数行业经营现金流下滑明显,筹资、投资有所上升,制造业内部分化;分性质看,国企和民企造血能力均受到冲击,与国企相比,民企获现能力仍处于劣势,投资方面,地方国企和民企成为投资主力,筹资方面,各性质企业筹资净现金流入均大幅上升。

偿债能力:国企永续债藏杠杆,民企流动性较紧张。2017年至2020年Q3,发债主体整体资产负债率维持在64.1%至65.4%之间,考虑永续债后则为64.9%至66.5%,负债结构上,流动负债占比在60.7%到62.3%之间波动,流动性上,现金比率由0.29降至0.25,短期偿债能力有所下降。分行业看,地产、建筑、家电杠杆率较高且仍在上升,电子、建材和军工则降杠杆较多。分性质看,国企较多地通过永续债降低表观杠杆,民企的问题则主要体现为现金比率持续下降,流动性也呈现走弱趋势。

行业利差有空间,但需精挑细选。2019年年初至今,行业利差整体波动中下行,农林牧渔行业利差收窄尤为明显,肉禽价格上涨导致行业景气度高涨是重要因素,同时房地产、建材、建筑装饰等地产链条行业利差均有所收窄,体现了地产链条的韧性。仅五个行业的利差上升,其中轻工制造的利差走阔最多,但与城投债相比,产业债的利差分位数水平仍然较高。

风险因素:监管政策再度收紧,资金市场利率上行,再融资难度加大等。

正文

截至2020年11月19日,已发布2020年三季报的信用债发行人共2184家,以此为样本,我们从盈利、现金流和偿债能力三个角度出发,探讨三季报透露的发债主体最新情况,并对行业利差的近期走势进行分析。

盈利:规模承压、行业分化、民企更优

营收、净利增速整体下滑显著,收益质量下降

营收增速连续下滑,净利润增速下降显著。2020年前三季度,样本发债主体的营业收入规模为52.2万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1.3%,增速为负值且较之前报告期显著下降,2018年、2019年营收增速分别为13.8%和8.7%,疫情冲击之下企业部门的营收持续承压;2020年前三季度,样本发债主体的净利润规模为2.3万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12.3%,净利润增速下滑显著且呈负增长态势,疫情冲击下企业营收、净利持续承压。

毛利率持续下滑,非经常性损益占比提升。2020年前三季度,样本发债主体的平均毛利率为16.3%,同比下降1.7pcts,较2019年全年下降1.2pcts。销售净利率呈下降态势,2020年前三季度销售净利率为4.4%,虽然与2019年前三季度相比同比下降0.2pct,但较2019年全年提升0.1pct,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营收承压背景下,发债主体对于费用管控的提升。但从收益质量来看,发债主体的非经常性损益占利润总额比重上升明显,2020年前三季度为7.0%,环比上升2.9pcts,收益质量有所下降。

疫情下各行业盈利普遍遭受冲击

多数行业承压明显,农业表现亮眼。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增速为负的行业有10个,包括汽车、军工、采掘、纺织服饰、家电等,其中增速下降较大的行业是化工、采掘、纺织服饰、家电和休闲服务,增收增速分别是-15.03%、-16.69%、-20.31%、-20.50%、

-45.63%,而与2019年全年营收增速相比,只有农业、有色金属、电气和机械行业的增速上升,分别上升8.75pcts、2.24pcts、1.47pcts、3.29pcts,疫情冲击叠加部分行业景气度回落的因素,2020年行业营收普遍承压。从净利润增速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呈现负增长的行业更多,以上十个行业除传媒业外,建筑、钢铁、商贸和计算机等行业同样经历了净利润的下滑。综合来看,在疫情冲击下经济活动增速放缓,大部分行业营收承压,下游制造业承压明显,景气度下降。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农林牧渔行业,猪肉价格的持续上涨叠加饲料和动物保健品的景气度走高,农业板块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速以25.41%居于各行业首位,净利润增速持续上升,达到221.81%(2019年全年增速135.72%),高居各行业首位,传媒行业发债主体营收整体下滑态势下净利实现79.49%的增速,主要原因在于线上教育出版发展迅速,广电加速整合改革,另外游戏方面景气延续。

毛利率基本保持稳定,销售净利率整体回升。与2019年相比,2020年前三季度各行业的毛利率水平普遍微幅下跌,但未发生显著变动,相对排名基本保持稳定,变化较大的有交运和地产行业,毛利率分别下降6.6pcts和3.6pcts,农业产业毛利率逆势提升3.8pcts。从销售净利率来看,较2019年有所上升的行业有14个,其中增长最大的是传媒行业,销售净利率提升5.5pcts,下降的行业有9个,其中下滑明显的是休闲服务行业、交通运输行业和家电行业,销售净利率分别下降10.1pcts、6.1pcts、2.7pcts。

国企收入、净利润规模承压明显,民企经营相对改善

国企营收、净利增速大幅下滑,民企经营相对改善。2020年前三季度,中央国企、地方国企和民企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6.5%、3.4%和5.5%,较2019年全年均有下滑,下降幅度分别为14.6pcts、5.5pcts和3.4pcts,中央国企营收增速承压最为明显。而从净利润增速看,2020年前三季度中央国企和地方国企净利润负增长,增速分别为-21.0%和-21.4%,较2019年全年大幅下跌29.5pcts、16.1pcts,民企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15.5%,环比上升19.9pcts,营收承压背景下净利增速明显。

民企毛利率和销售净利率均高于国企。民企在毛利率和销售净利率上明显优于国企,2020年前三季度,民企、中央国企、地方国企的毛利率分别为22.1%、15.7%和13.3%,较2019年全年分别下降0.1pct、1.1pcts、1.9pcts,民企毛利率优势较大;2020年前三季度,民企、中央国企和地方国企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7.0%、3.7%和3.7%,民企销售净利率较2019年全年提升2.3pcts,中央国企和地方国企则分别下跌0.3pct、0.5pct。综合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国企经营遇颓,营收和净利承压明显,民企在疫情冲击下成本费用管控能力的提高。

现金流:造血普遍弱化,投融资较为活跃

现金流造血弱化、输血获得保障,投资行为扩张

经营净现金流入增速负增长,造血功能弱化,盈利现金比率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样本发债主体的经营净现金规模为2.7万亿元,较2019年前三季度下降13.3%,增速与2019年全年相比有28.1pcts的下滑,整体而言增速下滑明显;我们用经营净现金与净利润之比作为盈利现金比率,来衡量企业的获现能力,2020年前三季度发债主体盈利现金比率降低至1.2倍,较2019年全年大幅下滑,年初以来获现能力显著下降。

投资现金净流出增速提升,筹资净现金大幅增加。2020年前三季度,样本发债主体的投资现金净流出4.6万亿元,同比增长10%,增速较2019年全年和2018年全年分别提升4.1pcts和3.8pcts,投资支出有扩张的迹象,与筹资净现金流入的大幅增加一致。2020年前三季度,样本发债主体的筹资净现金流入2.7万亿元,同比上升323.2%,实现较大增幅的重要因素是2019年全年的筹资净现金流入基数较小,通过分析发展主体近年的筹资净现金流入情况,可以看到筹资压缩的迹象从2018年开始,2018年全年和2019年和全年筹资净现金流入仅为6536.6亿元和620.9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受疫情影响,发债企业筹资需求扩张,且政策宽松,宽信用环境下筹资大幅反弹。

行业现金流状况各异,制造业内部分化

过半行业经营净现金减少,轻工行业获现能力突出。2020年前三季度,经营净现金增速为负的行业有13个,包括地产、休闲服务、家电、交通运输、采掘、机械制造、化工、计算机等行业,其中地产行业、休闲服务行业、家电行业和交通运输行业经营净现金增速分别为-1126.8%、-148.6%、-81.4%和-53.2%,反映疫情冲击下对房产和大消费的压制;从各行业的盈利现金比率来看,各行业获现能力均受到不同强度的冲击,轻工制造行业排名居首,2020年前三季度为3.1倍,反映其稳定获取经营现金流的特点

多行业投资大幅扩张,制造业内部分化明显。2020年前三季度投资扩张明显,投资净现金流出增加的行业有17个,其中化工、钢铁等过剩产能行业在列,说明在钢铁以及部分化工品价格不断上升的过程中,过剩产能行业又出现了一定的扩产能现象,或将对未来的相关商品价格形成压制,当下景气度较高的行业如农业、医药和计算机行业的投资净现金流出显著增加,增速分别为241.7%、111.9%和104.7%,军工行业投资净现金流出下降91.9%,投资连续收窄。制造业内部的投资行为分化明显,家电、轻工、电气设备等行业均加大了投资支出,而纺织服饰、机械,汽车等行业的投资净现金流出则有明显的减少

造血能力弱化,地方国企、民企成投资主力

国企、民企造血能力均受较大影响,民企获现能力仍处于劣势。2020年前三季度,中央国企、地方国企和民企的经营净现金增速均呈负增长,分别是-21.6%、-19.6%和-8.1%,较2019年全年增速下滑明显,下滑幅度分别为31.9pcts、36.6pcts和38.8pcts;从盈利现金比率来看,中央国企、地方国企和民企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为1.3、1.2和0.9倍,民企的获现能力仍弱于国企,但各性质企业的获现能力均受到冲击。

地方国企和民企成为投资主力,各性质企业加强融资。从投资净现金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中央国企的投资活动比较少,而地方国企和民企的投资行为比较活跃,且存在较大波动,对比2020年前三季度和2019年全年,地方国企的投资净现金流出增速提升6.5pcts,而民企则由负转正,大幅提升25.8pcts。从筹资净现金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民企和国企筹资大幅增加,中央国企、地方国企和民企筹资净现金流入增速分别是1050.4%、135%和119.1%,环比大幅提升,一方面是由于前期国企面临自上而下的杠杆管控而民企再融资环境恶化,导致筹资净现金流入前值较小,另一方面,本年受疫情的冲击各性质企业承压明显,有较大的筹资需求,普遍宽松环境下存在融资便利。

偿债能力:国企永续债藏杠杆,民企流动性较紧张

永续债压低杠杆率,现金对流动负债覆盖程度下降

资产负债率保持稳定主因永续债降杠杆,调整后杠杆率有所上升。2017年至2020年Q3,发债主体整体的资产负债率维持在64.1%至65.4%之间,比较稳定,但实际上,由于永续债发行规模的持续增加,相当一部分杠杆被隐藏,2017年永续债对于杠杆率的压降作用是0.9pct,在2020年Q3这一幅度增长至1.2pcts,若将永续债由其他权益工具调整为应付债券,则调整后资产负债率自2017年开始逐年上升,由64.9%增至66.5%。

流动负债占比趋稳,现金比率持续下降。2017年至2020年Q3,发债主体的负债结构中,流动负债的占比在60.7%到62.3%之间波动,并未出现明显的负债短期化或长期化趋势。从现金对流动负债的覆盖程度来看,2017年至2020年Q3,发债主体的现金比率持续下降,由0.29降至0.25,短期偿债能力整体有所下降。

各行业资产负债率整体稳定,但流动性存在一定分化

地产、建筑、家电杠杆率较高且仍在上升,电子、建材和军工降杠杆较多。从资产负债率来看,地产产业链的相关行业杠杆率相对较高,2020年Q3,房地产、建筑、家电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0.2%、71.5%和63.5%,排名靠前,且较2019年底仍在继续提升,但房企“三条红线”等降杠杆规定或将在未来对地产杠杆率形成向下的压制,与此相比,降杠杆较为明显的行业包括电子、建材和军工等。若将永续债降低表观杠杆率的因素考虑在内,对比调整后的资产负债率,则公用事业、钢铁、服务等行业通过永续债隐藏了较多的杠杆,调整后的杠杆率排位均有所上升。

负债结构基本保持稳定,现金比率产生分化。与2019年底相比,2020年Q3各行业的流动负债占比并未发生明显变化,排名前三的为家电、医药和通信,流动负债占比分别是85.3%、77%和76.8%,主要与行业特点相关,存在较多的经营性负债。从现金比率来看,各行业的分化比较明显,现金比率提升和下降的行业分别有11个和14个,其中提升较多的行业包括食品饮料、农业、采掘、电子等,下降较多的行业包括军工、家电、计算机、机械等。

国企利用永续债隐藏较多杠杆,民企流动性边际恶化

国企杠杆率提高,并通过永续债降低表观杠杆。2020年Q3,中央国企、地方国企和民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6%、64.5%和64.9%,较2019年底分别提升0.8pct、1.3pcts和维持不变,若将永续债隐藏的部分杠杆纳入考虑,则中央国企、地方国企和民企的调整后资产负债率分别上升1.4%、1.4%和0.3%,与国企在永续债市场较大的规模占比相印证。

各类企业负债结构整体优化,民企流动性边际恶化。从流动负债占比来看,2020年Q3,中央国企、地方国企和民企分别为57.5%、56.7%和72.1%,较2019年底下降0.1pcts、1.7pcts和1pct,负债结构整体有所优化。但从现金比率来看,中央国企和民企均有所降低,尤其是民企,现金比率从2019年底的0.28降至2020年Q3的0.26,流动性一定程度有边际恶化的趋势。

行业利差有空间,但需精挑细选

行业利差整体波动中下行,不同行业评级分化各异

农林牧渔行业利差收窄明显,轻工制造行业利差有所走阔。2020年年初至今,各行业利差整体波动中下行,27个行业中有22个行业利差收窄,其中农林牧渔行业利差收窄明显,反映了本年度该行业的景气,同时房地产、建材、建筑装饰等基建地产链条行业利差有所收窄,体现地产产业链的韧性,基建发力的预期始终存在。利差走阔的行业仅五个,分别是军工、交通运输、汽车、钢铁和轻工制造,其中轻工制造行业利差走阔最多。

行业内评级分化各异。2019年年初以来,部分行业内部的评级分化比较显著,典型的例子包括商业贸易和有色金属,高评级和中低评级之间的利差有明显的走阔,AAA级利差逐渐收窄,AA 级利差走阔,资质差别叠加个体信用事件推动,导致行业内评级分化明显。但同时,也有个别行业的评级间利差逐渐收窄,比如采掘行业内AAA级利差和AA 级的利差差距由最高的170bps降至最新的104bps,交通运输行业内AAA级利差和AA 级的利差差距由最高的457bps降至59bps。

产业债存择券空间

产业债利差空间仍大,具备潜在的超额收益。虽然2019年以来多数行业的行业利差都有一定收缩,但与城投债相比,产业债的利差分位数水平仍然较高,且中等评级产业债的超额利差十分明显。疫情黑天鹅造成的经济冲击持续性较强,伴随刺激政策逐渐退出,各行业利差有走阔压力,尤其房产去杠杆可能导致资质较低的房企地产债利差走阔。

市场回顾:融资端下降,收益率上行,交投活跃

一级发行:融资下降,资金成本上行

发行来看,信用债发行规模11月16日至11月22日为2250.3亿元,发行226只,总偿还量3144.37亿元,净偿还额894.07亿元。其中城投149.8亿元,发行22只,净偿还688.29亿元;地产债110.6亿元,发行9只,净偿还47.9亿元;钢企债35亿元,发行2只,净偿还51亿元;煤企债本周没有发行,净偿还122.4亿元。

国企11月16日至11月22日发行规模为2128亿元,发行211只,总偿还量2774.03亿元,净偿还646.03亿元。民企发行规模118.4亿元,发行14只,总偿还量368.33亿元,净偿还249.93亿元。

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规模11月16日至11月22日为1015.31亿元,发行91只,总偿还量334.33亿元,净融资额680.98亿元。其中房企发行6.03亿元,发行2只,净融资6.03亿元。

资金成本整体上行。11月16日至11月22日,R0001上行74.81bps,现值2.26%;R007上45.52bps至2.64%,R1M下行10.16bps至2.67%;R3M上行12.76bps,现值4.56%。

二级市场:收益率上行,信用利差扩大,期限利差收窄

收益率方面(11.16-11.22):(1)中短票收益率明显上行。其中AAA短融上行16bps,3Y中票上行11bps,5Y中票未发生变动;AA短融上行34bps,3Y中票上行34bps,5Y中票上行11bps;AA-短融上行34bps,3Y中票上行34bps,5Y中票上行11bps。 (2)企业债收益率大幅上行。AAA企业债1Y上行16bps,3Y上行11bps,5Y上行2bps;AA企业债1Y上行36bps,3Y上行34bps,5Y上行11bps;AA-企业债1Y上行36bps,3Y上行34bps,5Y上行11bps。

收益率方面(11.16-11.22):(1)产业债收益率显著上行。其中AAA产业债1Y上行16bps,3Y上行11.3bps,5Y上行1.8BPS;AA产业债1Y上行36bps,3Y上行34.3bps,5Y上行10.8bps;AA-产业债1Y上行36bps,3Y上行34.3bps,5Y上行10.8bps。 (2)城投债收益率上行,AAA城投债1Y上行17.7bps,3Y上行13.1bps,5Y下行0.4bp;AA城投债1Y上行30.7bps,3Y上行30.1bps,5Y上行4.6bps;AA-城投债1Y上行42.7bps,3Y上行30.1bps,5Y上行4.6bps。

信用利差方面(11.16-11.22):(1)中短票信用利差(国开债)走阔。其中AAA短融上行1bp,3Y中票下行1bp,5Y中票下行6bps;AA短融上行19bps,3Y中票上行22bps,5Y中票上行5bps;AA-短融上行19bps,3Y中票上行22bps,5Y中票上行5bps。 (2)企业债信用利差(国开债)走阔。其中AAA企业债1Y上行1bp,3Y未发生变动,5Y下行4bps;AA企业债1Y上行30bps,3Y上行19bps,5Y下行1bp;AA-企业债1Y上行21bps,3Y上行23bps,5Y上行5bps。

期限利差方面(11.16-11.22):(1)中短票期限利差整体收窄。其中AAA中票5Y-3Y下行11bps,5Y-1Y下行16bps,3Y-1Y下行5bps;AA中票5Y-3Y下行23bps,5Y-1Y下行23bps,3Y-1Y维持不变;AA-中票5Y-3Y下行23bps,5Y-1Y下行23bps,3Y-1Y维持不变。 (2)企业债期限利差整体下行。其中AAA企业债5Y-3Y下行10bps,5Y-1Y下行14bps,3Y-1Y下行5bps;AA企业债5Y-3Y下行24bps,5Y-1Y下行25bps,3Y-1Y下行2bps;AA-企业债5Y-3Y下行24bps,5Y-1Y下行25bps,3Y-1Y下行2bps。

城投债换手率、产业债换手率级交投。11月16日至11月22日,城投债周度换手率由2.39%升至2.55%,产业债由2.06%升至2.39%,交投活跃。

主体评级调整情况

上周(11.18-11.22)主体评级调低债券主要集中在5家发行人共52项,如下表所示,主体评级调低债券类型均为产业债。

上周(11.18-11.22)主体评级调高债券主要集中在3家发行人共49项,如下表所示,主体评级调低债券类型24只为产业债,25只为城投债。

债市杠杆率跟踪

券商和广义基金杠杆回落。截至2020年10月,商业银行、保险、证券、广义基金的债市杠杆率分别为0.98、1.04、2.20和1.09,较前一月分别变动 0.02、-0.01、-0.24、-0.04。

商业银行内部的杠杆率区分度已经不大。截至2020年10月,全国性商业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的债市杠杆率分别为0.97、1.06和1.00,较前一月分别变动 0.03、0、-0.01。

监管政策再度收紧,资金市场利率上行,再融资难度加大等

重要声明:

本资料定位为“投资信息参考服务”,而非具体的“投资决策服务”,并不涉及对具体证券或金融工具在具体价位、具体时点、具体市场表现的判断。需特别关注的是(1)本资料的接收者应当仔细阅读所附的各项声明、信息披露事项及风险提示,关注相关的分析、预测能够成立的关键假设条件,关注投资评级和证券目标价格的预测时间周期,并准确理解投资评级的含义。(2)本资料所载的信息来源被认为是可靠的,但是中信证券不保证其准确性或完整,同时其相关的分析意见及推测可能会根据中信证券研究部后续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在不发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更改,也可能会因为使用不同的假设和标准、采用不同观点和分析方法而与中信证券其它业务部门、单位或附属机构在制作类似的其他材料时所给出的意见不同或者相反。(3)投资者在进行具体投资决策前,还须结合自身风险偏好、资金特点等具体情况并配合包括“选股”、“择时”分析在内的各种其它辅助分析手段形成自主决策。为避免对本资料所涉及的研究方法、投资评级、目标价格等内容产生理解上的歧义,进而造成投资损失,在必要时应寻求专业投资顾问的指导。(4)上述列示的风险事项并未囊括不当使用本资料所涉及的全部风险。投资者不应单纯依靠所接收的相关信息而取代自身的独立判断,须充分了解各类投资风险,自主作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业金融学习网 » 【信视角看债】发债主体三季报透露哪些信号?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