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30年 | 猛庄的江湖时代

作者 | 日月城城主

指导 | 沽民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编者按】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鸣锣开市;12月19日,上海交易证券所迎来敲钟时刻,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中国资本市场的市值从23亿到现在的约80万亿元,上市公司数量从8家增至4000余家,投资者开户人数达1.6亿人……三十年间,A股缔造了一座里程碑。

三十年,世事变幻;三十年,沧海桑田。车轮滚滚向前,市场在不断更变。站至这个节点,回望中国股市30年的曲折历程,纵然有万般不尽人意,但万物皆有规律可循。为此,格隆汇倾心推出#A股三十年#系列,让我们一起回顾中国股市的起落浮沉,在不断求索中,一路兼程、无惧风雨。

本文是本系列第二篇。

1986年,邓小平会见以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约翰·范尔霖为团长的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代表团,在接受客人赠送给他的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证章和证券样后,邓小平将一张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回赠给客人。

来源:网络

邓公这个举动,给了正在蹒跚学步的中国股市肯定和鼓励,从最初“摸着石头过河”,到拥抱实体经济结构改革变化,再发展到现在量、质、投资理念等方面不断完善。

2020年,到了而立之年的A股,用了三十年的时间走完他人的百年之路。这段过程中,中国资本市场从不缺少故事与人物,一种畸形的生态,始终如影随形。

庄家,这个A股市场神奇的存在,三十年的时间里,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场场大戏,群妖乱舞的背后是种种纠缠与变化:有人财务自由,有人血本无归。

当然这些的前提是,规矩是要有的,你不能越界。

1

德隆系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早期,A股被称之为操控市,在于股少,钱多,被很多人称之为“无股不庄”的时代。

那时的1000多家上市公司,据说超过八成都有庄家常驻,而最能够代表中国市场庄股的派系,无疑是唐万新创造的德隆系,他旗下公司所拥有的总资产规模高达1200亿,一度几乎涉及中国所有的金融领域,在当时被称为:资本市场第一猛庄

1992年,中国资本市场刚刚起步,在沪深两地,出现了一种新事物——“新股认购抽签表”,股民通过购买抽签表,可以获得申购新股的权利。在当时,一级市场申购到的新股,在二级市场就意味着财富的成倍增值。在巨额利润驱使下,哪里有新股发售哪里就会爆发抢购狂潮。

1992年8月7日,深圳市发布新股认购抽签表发售公告,宣布1992年发行国内公众股5亿股,发售抽签表500万张,中签率为10%,每张抽签表可认购1000股,每张身份证可花100块钱买一张抽签表。而在1991年,深圳的新股认购抽签表首次发售,价格仅为1元一张。

全国各地的人带着成千上万张身份证纷至沓来,赴深的火车票也被翻炒数倍,排队者前心贴后背紧紧拥抱在一起,9日下午还下起了倾盆大雨,但是此时,就是九雷轰顶也难撼动人群半步。

到晚上,就宣布500万张新股认购抽签表发行完毕。10日,深圳数千人因为排队数日没买到认股抽签表,开始冲砸大街上的一些商店,燃烧了几辆汽车,爆发了当时闻名全国的8.10事件。

来源:网络

也就是那一年,唐万新花钱请了5000新疆老乡到深圳去排队购买抽签表。给老乡的原由是:请你们免费旅游,但是旅游前,先要排队认购“一张纸”,并且每天每人还额外补贴50元劳务费,那时候的50,可比现在的50精贵多了十几倍。

疯狂的年代,疯狂的股市。唐万新的老乡火爆认购,在加上唐万新自己的转手能力,谁也不知道他在里面赚了多少,但是,他从此认准的是一个比实业更赚钱的东西:股票。

很快,唐万新成立新疆德隆实业公司,专门从事资本市场的股票运作。他以德隆集团的资本做基石,利用远远低于流通股市场价的代价收购国家股,控制上市公司,进行再融资,这三家公司分别是湘火炬、新疆屯河、合金投资。之后随意和刻意发布有利于炒作的消息。通过长年的股价上升,赢得银行信任,获取长期资金,用于所谓的战略发展。

这样的做法到现在也很熟悉,叫股权质押,玩的手法比较善良:做长庄。

到2001年时,新疆屯河、合金股份、湘火炬已分别上涨了11倍、15倍和11倍。不同于市场的所谓的短庄,德隆系靠的就是股价去打名声,每年用于维持高股价的费用是10亿,用于融资时支付的利息需要30亿,想正常运转必须要有40亿的护盘资金保证。

股民赚钱了虽然很开心,但是这种不靠自身造血的玩法,问题很快的被暴露出来,这种庞氏骗局的结局,就是进入了中国监管部门的法眼。德隆模式被贴上黑幕、黑心庄家、金融巨鳄等标签。与唐万新一起陪伴的,是上万以上的投资者身价的血本无归。

德隆系,作为90年代坐庄的一个时代的标志。结局越界了,触及到了不该碰的地域,违反了规矩,最后成为历史。而A股始终在快速的发展,后面的玩家们更是一步步跟上时代的步伐。

到了21世纪初,散户江湖时代的大户开始蜕变,衍生出坐庄的风格更偏向于的快进快出的,宁波解放南路的“涨停板敢死队”即是其中的代表。让股民印象最深的便是那种简单直接粗暴的“一字断魂刀”!

2

宁波敢死队,一字断魂

自德隆系崩盘之后,后来的市场环境不利于这种长庄大鳄的生存,庄股变成了稀有动物了,在21世纪初,游资这个词取代了“庄家”,但又和早年的“庄”有相似之处。

在做庄这个江湖,长江后浪推前浪,时势造英雄,徐翔,则是当年一众投资者追捧的草莽英雄。

1996年,18岁的徐翔放弃高考,成为了一名职业股民,以3万起家,以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为根据地,以超短线风格大进大出。这是一种几个客户组成,聚集大量资金,首日用大资金尾盘封死涨停板,次日通过虚假申报影响开盘价等异常行为,开盘拉高出货。被戏称为“涨停板敢死队”。

最出名的玩法,是以徐翔为代表的宁波涨停敢死队,他在成名后更被媒体封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当时A股散户中流行一句俗语:“炒股不跟解放南,纵是神仙也枉然”。

谈到投资,徐翔曾说:“别人不敢像我赌这么大。”下注筹码大,心也狠,达到目标收益后会毫不犹豫的出掉所有的货,非常坚决。以至于在市场上的个股产生剧烈的波动,常见的便是在某一价位持续出货,通常是几千手抛盘打出,当抛盘被消化光后,抛盘又在相同价位继续抛出,导致分时图走势短暂的直线走势,抛盘后在瞬间打低1-2%,吸引贪便宜的散户接盘。

这种玩法被戏称“一字断魂刀”,刀刀断魂,寸草不生,杀伤力相当惊人。

2005年,徐翔离开宁波,上海成立了泽熙投资,自此从个人投资者转为阳光私募。旗下管理的资产则有数百亿,也常有“惊人”业绩。在2012年资本市场大幅下挫的情况下,他管理的泽熙瑞金1号达到25.20%的收益。

一个机构人员曾经说道:“徐翔被股市投资者仰视多年,除了依仗在个股操作上的凶悍外,对仓位的精准控制,是一直令外人匪夷所思。”

比如2015年6月的“股灾”之中,泽熙不但精准逃顶,并且在他私募基金频临清盘危机时,旗下多只基金净值创出历史新高。刚好在那年11月,公安部宣布,徐翔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017年1月23日,青岛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徐翔获刑五年六个月。

来源:网络

曾有资深的私募人士曾感叹:“对于游资而言,这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或者说游资本身的结束。”

从5万起家到250亿身价财富,出身草莽,由股市走上神坛,徐翔可以称得上是“天才式”的人物。而冥冥中,在中国历史上“天才式”的人物,更多的是命途多舛。

天才的陨落,无疑也是告诉市场:终究,这个江湖,还是有规矩的。

3

新世纪,拥抱时代

在这个江湖里,群妖乱舞,凶蛮的操作,荒诞、赌性、欺诈。德隆系唐万新、总舵主徐翔,这三十年A股孕育了这些股坛枭雄。无一例外,这些人即便有超前的思维,也扛不过历史车轮的碾压,有人如徐翔。

即便现在蹦出来的草莽,有八年一万倍的赵老哥或是小鳄鱼、章盟主、方新侠等人,这些令投资者既唾弃,又羡慕的游资,总有那么一点跟现在的是市场格格不入。因为选择大资金行业配置的主流投资方法,自上而下的判断和重视择时,成为主流的投资风格。

这样的风格始于2016年,在后面的三年的时间,这些在以往被投资者嗤之以鼻的白马股,被一众机构和外资抱团取暖,诞生出白酒股六年牛市,科技股、医药股、以及新能源等行业的结构性牛市。

中国资本市场的管理层也在这三十年的时间,极力的要去走完别人百年的路程。进一步放宽外资入华门槛、科创板设立、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甚至未来极有可能实施的T 0。尤其是在股市当中的外资,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熊市之后也慢慢的回归,截至到当前,沪深港通累计流入资金就超过万亿元。

慢慢地,伴随着外资的进入,投资机构的趋势性行情,A股的估值体系和市场环境越来越向成熟市场靠拢,那种价值投资的时代,更加的偏向投研风格的玩法,让妖股炒作正在失去其生存的土壤。

来源:网络

4

小结

三十年前,深圳8.10事件爆发,一个男青年手里拿着一沓身份证想买新股认购抽签表,大汗淋漓,惊恐望着前方。

来源:网络

三十年后,A股逐步迎来属于自己的价值投资的时代,或许这也是大时代的来临。在过去,A股市场始终就是流露出那么一股野性,在做庄这个江湖,一代又一代衍生出来的风格,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个词:进化。

到现在,监管层慢慢的完善着A股投资条例,以往那些妖股横行、无股不庄的戏码大概率很难再见到了。正如鲁迅《社戏》里最后一段所述“再也没有吃到像那夜的好豆,再也没有看到像那夜的好戏了。”

或许在未来,世间已无猛庄的江湖,有的只是一个所有参与者都认可的赌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业金融学习网 » A股30年 | 猛庄的江湖时代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