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集齐四大电商主播概念股 MCN资本化潮涌减持却如影随行

时代周报记者 韩一奇

罗永浩直播公司抢滩A股再度引发了市场对MCN机构资本化的关注。

11月8日晚间,尚纬股份(603333.SH)并购深度绑定罗永浩的直播公司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星空野望)一揽子方案出炉,包括互为条件的现金收购、上市公司股权转让两部分。

收购完成后,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最重要的运营主体星空野望将纳入尚纬股份合并报表。11月9日至10日开盘,尚纬股份连续两天一字板涨停,截至时代周报记者截稿时股价达8.8元/股。

上交所在第一时间就收购事项向尚纬股份下发问询函。上交所指出,此前未见公司从事过直播电商相关业务,需就交易结构设置,标的公司股权、运营和财务情况,交易作价依据,跨行业收购风险,前期停牌合规性等方面进一步说明。

需要注意的是,尚纬股份的此次并购已非MCN资本运作项目的孤例,此前多家A股公司曾公告与头部电商主播的运营公司开展供应链或股份合作。

若尚纬股份此次并购成功,A股将集齐薇娅李佳琦、辛有志、罗永浩四大主播相关的概念股

然而在此前一些电商直播概念股遭到市场追高的背后,总能看到上市公司股东逢机减持套现的身影。

搭上李佳琦的新文化

最早与电商MCN发生关联的上市公司是新文化(300336.SZ),而合作方式是为李佳琦提供营销方案。

今年1月15日,新文化公告称,拟与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美腕网络)达成战略合作。

按合作约定新文化为美腕网络旗下的艺人李佳琦提供整合营销方案,提升其线下曝光度及预算收入。具体合作内容是在户外LED、机场大屏、车屏等户外广告渠道提供精准营销,合作期间为2020年整年。

1月16日早间,深交所向新文化下发关注函,要求详细说明公司是否具备为李佳琦提供客户及整合营销方案的能力,美腕科技与公司开展合作的原因及合理性,客户及整合营销方案的具体内容,双方计划开展合作的具体时间表,对公司业务经营和财务业绩的实际影响。

然而监管问询却未能冷却市场彼时对网红概念股的狂热。

在蹭上李佳琦热度的公告发布后,新文化连获5个涨停板,股价由5.26元冲至8.58元的高点。

一度搭上李佳琦热点的新文化曾在股价大涨中却遭到控股股东的协议减持。2月26日,新文化公布控股股东渠丰国际对外协议转让股份,以5.32元/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4031.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5%)协议转让,实现套现2.14亿元。

彼时渠丰国际称其减持股份是为支持上市公司发展,缓解公司短期资金压力,进而通过此举帮助公司储备资金渡过难关。

然而当潮水退去,新文化股价经历连续跳水和震荡,再未能重返之前的高点。

新文化三季报披露,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2.55亿元,同比下降43.25%;归母净利润亏损1.75 亿元,同比下降307.25%。

截至11月9日,新文化股价报收4.44元/股。

梦洁股份“沾亲”薇娅

无独有偶,梦洁股份和淘宝第一女主播薇娅的合作也在业务层面铺开。

今年5月11日,梦洁股份(002397.SZ)与淘宝第一女主播薇娅所在的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据合作协议,梦洁股份将根据薇娅粉丝的反馈,有针对性地进行产品开发,增加公司产品进入薇娅直播间销售的频次,以提高公司产品销量和品牌知名度。

这一消息发布之后,梦洁股份连收7个涨停板。股价由5月11收盘的4.65元飙升至5月21日最高点9.80元。

值得指出的是,蹭薇娅热度股价升高后,上市公司高管减持的身影同样显现。

梦洁股份在牵手薇娅戴上直播电商概念股的光环后,公司高管及股东团队成员伍伟、伍静、周瑜、张戬、成艳在随后的三个月通过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的形式累计减持金额过亿元。

其中上市公司股东伍静在5月12日至23日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共计减持了总股本1.86%的股份。有市场消息称伍静为梦洁股份实控人、董事长姜天武的前妻。

颇具玩味的是,4月16日,梦洁股份曾公告披露了伍静的减持计划。

此外,5月14日,梦洁股份董事张爱纯之子周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7.69万股。5月15日至21日,梦洁股份副总经理成艳及其配偶张戬累计减持了14.04万股。

三季报显示,梦洁股份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3.6亿元,同比下降19.6%,实现归母净利润2526.3万元,同比下降74.2%。

在经历接连下挫后,梦洁股份的股价也从5月21日最高点9.80元下跌至11月9日收盘价5.05元。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18日,深交所就向梦洁股份下发了关注函,要求梦洁股份披露过去两年与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的详细合作情况、对公司经营业绩及成本费用的影响。同时,要求梦洁股份补充披露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公司董监高和持股5%以上股东的具体减持情况。

可想而知,上述高管减持情况,正是上市公司迫于监管要求而披露。

辛有志入局起步股份

快手头部主播也对A股市场产生了兴趣。

今年9月16日,起步股份(603577.SH)披露,控股股东香港起步拟以9.16元/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10%股份,各按5%的比例分别转让给广州辛选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辛选投资”)和张晓双,总转让金额为4.32亿元。

辛选投资实控人即为快手主播辛有志即为“快手一哥”辛巴,张晓双则为辛选联合创始人。

在搭建起与“快手一哥”的联系后,起步股份连获5个涨停。股价由16日的10.5元冲至23日的16.92元。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股东减持的“套路”也再次上演。

公告显示,截至10月24日,香港起步已通过大宗交易与集中竞价减持2.36%股份,套现金额约1亿元。

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起步股份营业收入8.9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下滑16.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048.6万元,相比去年同期下滑40.12%。

截至11月9日收盘,起步股份股价报收14.74元/股。

泛主播概念股

事实上,直播电商仍然是A股市场的一个新生事物。

“直播电商作为一种新兴业态,目前分为基于淘宝电商平台进行和基于抖音、快手等内容平台进行的两大阵营。”北京地区一位券商分析师表示。

该分析师表示,直播电商行业产业链一般包括供应方、网红/MCN、消费者和平台四个环节。对消费者而言,直播电商模式的优势在于能够提供更好的购物体验和更便宜的商品。对供应方来说,直播电商能快速提高品牌和产品的曝光度,实现更广泛的用户触达。

“这也意味着电商已经成为各大流量平台的战略级业务,流量的变现新思路正在不断拓展。”该分析师说。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生态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直播电商整体成交额达4512.9亿元,同比增长200.4%,占网购整体规模的4.5%。

事实上,除了与主播直接深度捆绑外,也有上市公司采用直播合作的方式与主播概念股产生关联,御家汇(300740.SZ)正是其中典型。

尽管在回复监管相关问询时,御家汇否认自己是网红经济概念公司。

但其在公告却屡次强调,2019年与李佳琦直播合作47次,与薇娅直播合作超30次。此外还与陈洁Kiki、烈儿宝贝等超过1500位网红主播合作,直播总场数累计超8000场。在短视频投放次数上超过1200余条。

事实上,因涉嫌借“网红经济”概念炒作股价,御家汇曾多次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

“像李佳琦、薇娅、辛有志和罗永浩这样的头部网红具有较强的带货能力和市场影响力,这也使得许多上市公司希望和他们产生合作。”北京地区一位资深投行人士表示“但是直播带货概念股被热炒,背后更多是游资推动,股价大涨只属于短期波动,长期支撑还是靠公司的基本面。”

值得指出的是,已有一些直播电商概念股完成了境外上市,例如在美上市的网红电商第一股如涵控股,但从股价表现来看,如涵控股上市破发后股价一路走低,至今尚未能回到发行价。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业金融学习网 » A股集齐四大电商主播概念股 MCN资本化潮涌减持却如影随行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