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东A股“登陆”:博纳影业业绩遭遇滑铁卢 明星股东或空手而归

经过1000多天的苦熬与挣扎,博纳影业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而这背后的艰辛却远超博纳影业CEO于冬的预料。曾经立下豪言称,从完成私有化退市到登陆A股至多不会超过3年。这对于2016年从美股退市,已远超转战A股预期时间的博纳影业而言,个中苦楚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最为清楚。

11月5日,博纳影业已完成证监会过会申请,欲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不可否认,博纳影业的成功过会,无异于给整个影视行业资本化行情带来了新的生机,也让一度中断的影视行业看到了未来更多发展的可能性。但随着“后疫情”时代,除了业绩、用户上座率等数据受到不可逆的负面冲击,博纳影业更应该警惕的是,隐藏在更深层次的危机——影片发行与用户观影阵地的迁移。

2020业绩遇滑铁卢 全年营收利润或下滑超5成

11月5日发审会当天,博纳影业历经了近三小时的答辩和问询,争论焦点主要是围绕新冠疫情影响下的公司业绩下滑,以及报告期内毛利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变动趋势不一致的相关疑问。

受到疫情重创影响,今年上半年,整个影视行业再次陷入寒冬期。招股书显示,2020上半年,博纳影业营收7.55亿元,同比减少22.61%。净利润仅为0.27亿元,远不及去年同期,同比下滑受到重挫。

今年3月,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在会上透露,博纳影业的一部主旋律献礼片《冰雪长津湖》因疫情停拍,损失超过1.5亿。而今年一部博纳影业联合出品的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仅联合出品方竟多达35家,因此,博纳影业最终能获得的票房分成显得捉襟见肘,而这对于靠电影发行吃饭博纳影业而言,异常艰难的处境自然也给其IPO发审会增添了阴影。

关于疫情对业绩的重创,以及对目前市场诸多风险因素叠加的综合考量,博纳影业在招股书中明确风险提示称,博纳影业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或将下滑50%以上。

博纳影业预计,2020年全年博纳影业可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1.27亿元,与上年同期收入31.16亿元相比下降31.73%;预计2020年全年可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76亿元,与上年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15亿元相比下降44.03%。

前3年,博纳影业的公司业绩呈现出增长态势。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博纳影业营业收入分别为19.97亿元、27.84亿元、31.16亿元。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1.56亿元、1.76亿元。

但过度依赖政府补贴,也引发投资者担忧。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博纳影业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6755.41万元、1.022亿元和1.56亿元,占同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高达33.95%、38.71%、49.52%。

二次叩击A股大门 来之不易却又危机四伏

2016年,中概股遭做空机构多番狙击,这对于本来就“水土不服”,赴美IPO当天便破发此后股价一路在低位盘旋的博纳影业而言,“回A潮”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在美国四处碰壁,但彼时国内资本市场影视股却突飞猛进。2015年,华谊兄弟的市值高达800亿元,光线传媒达576亿元。而私有化退市前,博纳影业总市值仅为50亿元左右。

可是博纳影业回家之路并不顺利,2019年7月,受瑞华事件影响,博纳影业IPO审核被迫中止。此次,博纳影业二次冲击A股,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时下并不是博纳影业冲击IPO的好时机。一方面,今年的疫情让本身处于寒冬期的影视业雪上加霜,博纳影业的财务数据不佳。另一方面,今年6月博纳影业集团副总裁黄巍坠楼身亡,让行业的艰难置于台前,更为博纳影业IPO增加了变数。

翻看博纳影业的投资人名单,可谓“星光熠熠”。除了投资机构加码以外,众多导演明星也来捧场。黄晓明、张涵予均花费5000万元认购343.63万股,章子怡花费3000万元认购206.18万股,陈宝国花费2000万元认购137.45万股,韩寒花费1000万元认购68.73万股。值得注意的是,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等这些明星都是在2017年3月,也就是博纳影业首次提交IPO申请前夕突击入股。

如此煞费周折,明星股东们真能稳赚么?上述业内人士分析称,若按照此次计划发行不超过1.22亿股、募集资金14.25亿元测算,博纳影业此次IPO的发行价约为11.66元/股,而这些明星的增资价格为14.55元/股,这也就意味着,在2017年前后增资入股的明星股东们,此时账面已经出现了亏损。纵然有明星股东光环的加持,但就目前博纳影业惨淡的业绩表现来看,能否得到资本市场认可都充满不确定性。

随着影视传媒板块2015年的爆炒后持续下跌,估值水平已经从巅峰时期的超100倍PE下降到如今的30倍左右。光线影视董事长王长田在2019年11月的上海电影节上感慨:“从2016年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高峰到现在,整个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现在影视公司市值只有过去三分之一不到,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跌个80%是正常跌幅,这种情况下资本是无法进入的”。

该观点也佐证了电影业如今低谷的处境,曾处在高光时刻的华谊兄弟市值已较最高点缩水8成以上,而光线传媒的市值也下跌近4成。如此情境,对于此时选择A股上市的博纳影业而言,自然冲击不小。

更为重要的是,影院艰难维持之下,各大互联网视频平台正纷纷筹谋入局。从《囧妈》网络首映开始,多部院线电影纷纷转战流媒体平台。尽管疫情之下,这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但此先例一开,对电影产业及电影院势必会造成一定影响。随着AI、VR等技术的蓬勃发展,一旦用户习惯了线上观影,对博纳影业等一众影视股而言,则成为藏在背后更大的危机与隐患。失之东隅之后,如何收之桑榆?接下来如何讲好资本故事,将成为博纳影业丞需思考的问题。

【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财经资讯,点击下载和讯财经APP,1500万理财高手都在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业金融学习网 » 于东A股“登陆”:博纳影业业绩遭遇滑铁卢 明星股东或空手而归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